孙国峰:地方成为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重要战场”

“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在地方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发展,我国金融风险高发区域也在一定程度上从传统金融体系转移至非传统金融体系、从中央转移至地方、从线下转移至线上。”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7月7日在上海召开的“第五届金融科技外滩峰会”上表示,地方已成为防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要战场”。

在孙国峰看来,如何调动地方积极性,构建有效防控金融风险、顺应金融科技发展内在要求、有利于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地方金融监管框架,不仅是我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重点领域,也是金融科技风险防范的核心环节。

“金融科技发展带来的地方金融风险逐渐凸显。纵向上,向监管相对薄弱的省级以下区域倾斜,横向上,向监管竞次形成的监管洼地集聚。这不仅增大了地方防范金融风险的压力,也扰乱了金融科技的行业秩序,最终将会制约整个行业的发展。” 孙国峰说,从2015年底开始,面对频繁爆发的互联网金融乱象,一些地区紧急叫停了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注册登记,还有一些地区出台了互联网金融负面清单,但是有一些地区却反其道而行之出台了一系列鼓励发展的政策,造成了监管套利。

孙国峰表示,金融科技时代地方金融监管主要存在三个主要问题。首先,金融科技在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应用面临监管缺位。 其次,随着金融科技在地方非传统金融业态中的广泛应用,很多线下业务转移至线上,创新了P2P网络借贷、股权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产品,其具有收益本地化、风险外部化的特性,地方的风险处置责任难以压实。第三,地方金融办同时兼具审慎监管与行为监管职能,当两者冲突时,有可能从金融机构审慎角度出发忽视对金融消费者的保护。

孙国峰分析称,我国地方金融监管问题主要是由地方金融监管职责定位尚不够清晰、地方金融监管协调机制缺失和地方金融监管能力不足造成的。

“我国金融管理体制从中央单一监管模式发展为中央为主地方为辅双层监管模式的过程是自下而上演进的,地方金融办的监管职能和监管对象缺乏统一的制度安排。”孙国峰说,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地方金融办负责“7+4”类机构和“两非”领域进行属地监管与风险处置后,目前看还有一些地区存在地方监管中监管职能分散、监管边界不清和多头监管等问题,容易引发主观和客观上的监管缺位。

那么处于金融科技时代,如何完善地方金融监管制度?对此,孙国峰提出六点建议。一是完善地方金融监管的协调机制,包括央地监管体系的协调、地方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以及金融科技监管与传统金融监管之间的协调。二是明确地方金融监管机构之间的职责分工与定位,特别是在金融科技广泛应用的非传统金融业态的分工与定位,防止监管重叠与监管空白。三是压实地方金融办的责任,强化对金融科技应用带来的金融风险的监管和处置,防止收益本地化,风险外部化的倾向。四是依据金融科技发展的特征加强行为监管,切实保护金融消费者和投资者利益。五是充实基层监管力量,提升地方金融监管能力。六是加强监管科技在地方金融监管中的应用,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监管科技识别风险隐患并及时采取措施。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